小排球真的是我非常喜欢的运动番,喜欢到它成为了我大学选择进排球队的最主要原因。

第三季完结以后,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有机会接触小排球的各种衍生产品。大一大二排球队的训练占据了绝大部分课余时间,而升上大三就直接开始为未来忙碌。

当我无意间搜到小排球的舞台剧的时候,其实没有那么兴奋,毕竟最初追番的热情已经消退很多了。出于好奇,舞台剧该怎么呈现竞技比赛的节奏,点进去看了之后只剩下惊叹。

舞台剧重新点燃了我对小排球的兴趣,那时开始我才从头开始看漫画原版。而看了漫画才能感受到,它真的是非常优秀的作品。

每一次都能让我重新鼓起勇气面对未知的将来,每一次都仿佛是救赎。

当初沉迷bleach舞台系列的时候,还不知道2.5这个概念,对舞台剧本身也没有太大热情,单纯的沉浸在初代死舞成员的美好之中。
哦,对了,最早看死舞的时候,还不是在b站,而是全靠在度娘视频里搜索。

后来就到了宝冢,开始认识到舞台剧、音乐剧这个世界。

无意间搜到了小排球舞台,被这种2次元与3次元的结合形式震撼到,即使在面容上与原作有差别,但是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甚至透过画质不好的屏幕都可以因为演员们的热情投入而全身颤抖。

然后到了刀舞和刀音,第一次被科普了什么叫做2.5次元舞台。

再到跟着小演员们,接触到宝藏库一般的网舞。

时间过的好快,当初的小演员们中一部分成为了霓虹2.5次元舞台的中流砥柱,一部分转行去了...

看到miya这个明年开年的bow主演,我真的觉得一点都不开心……
miya番位稳人气高,这次公演对miya的进路来说没有什么帮助,几乎就是在利用她消费观众的爱情和热情。
说的过分一点,miya不可能在月组上top了,那么这次的bow是不是就代表了,要在她退团之前先使劲消费一把。

她值得更大更好的舞台,而不是一个小小bow。

つはものどもがゆめのあと

又发现了几个小萌点

在本丸时,今剑和爷爷的对话,对于今剑回答“不要再次见到义经公的好,因为再次相遇就代表着历史可能被改变”,爷爷很明显的收起了平日里的笑容。

这里联系后面以及刀音1的情节,爷爷无数次来到这段历史,无数次的和友人相见,无数次的重复着。他何尝不想停下来,不要让他见到泰衡,不要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手推着友人走向挚友相杀的不归路。

第二个点是,爷爷在本丸就发现了源氏兄弟在监视自己,但他只是躲开了,用自己的年纪大和自由散漫来作为遮挡的幌子,不做任何多余的解释。

之后髭切代辩的时候也说明了爷爷从不去解释别人对自己的怀疑,他一直一个人扛着所有的痛苦和寂寞。(这一点和刀舞的爷爷...

今天又看了一遍,突然发现三百年里最后出现的信康是不是太年轻了?

之前在p站看到过一种说法,三百年最后出现的信康是石切丸他们召出来的幻影,所以特别年轻。

这样看起来其实也说得通,打检非的时候,受了一刀的普通人类应该不可能活下来,而且之后的石切丸也说了“逝者的悲痛可不止这样”。

所以三百年最后的情节会不会是这样的,检非杀了信康,刀男重伤战胜了检非,队长的石切爸爸因为重伤,所以整个队伍强制回到了本丸手入。理论上信康按照史实死去了,接下来刀男们继续回到了家康身边做家臣,然后按照史实一个个结束任务。最后幻化出信康来让他们一手带大的家康安祥的走了。

联系4队里爷爷可以使用类似暗示一样的手段操控人类的设定,那么大概...

决定、犹豫、不安

花了一整个大四的时间去申请研究生,有失败有成功,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突发状况,最后的最后收到了两个姗姗来迟的好消息。
现在想想,以后只会比现在和从前更加辛苦。
我究竟是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?

上智的特别研究生,限时两年。
意味着两年内必须考上一所大学的修士。
努力考上了之后,需要更加努力的毕业,然后才能拿到硕士学位。

几乎可以确定,未来四年会是艰难的四年。

会遇上什么挫折,会碰上多少状况,能不能处理,能不能实现目标,能不能保持好心理健康?随着时间一步一步临近九月,我的不安感与日俱增。

生活真是太艰难了。

记录一下

家里爷爷,太郎,次郎,岩融,萤丸,切叔,御手杵都是锻出来的,忘记当时的近侍都是谁了……毕竟我经常换着刷花,小狐和姥爷是开服获得的,初期刀是清光。
打刀绝大部分第一振都是合战场上挖到的,日课的锻刀绝大部分时候都嫌麻烦直接all50召唤小短刀们。

毎日ダラダラして本当にいいんのかなあ
不安...

真的很喜欢刀音的脚本作家

大胆的询问什么是历史,刀男们守护的历史又究竟是什么,大胆的设计不同的守护方式

最重要的是,所有的悲伤都会有所救赎。

好奇下一部会是什么样的故事。

ゆめのあと

もう一面は、形が残っていない人たちの叫びかもしれないね。
この歴史の中では今剣と岩融が存在しない、でもこの歴史のもう一面には、存在したかもしれない。
髭切と膝丸も曖昧な存在だと思う。

なんでもいいんだ、何かしるしが残されたっだんとしたら、自分が生きていた証になれるんではないか。

だからなんでもいいんだ、傷あとも爪跡も焼け跡も、たとえそれは夢跡でも、何かをしるしとして残したい。

悲しい叫び声だったんだ。

1 / 12

© 京治fukuro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