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开始了新生活。


可以预见的,并且已经开始的头秃之路。


不过很奇怪,我好像并不讨厌这种忙碌的生活节奏。


大概是个抖m……


粟田口短刀们真是难挖出来orz


哥哥丸昨晚锻出了三日月爷爷,第二振(´・ω・`)


哥哥丸你怎么不找你弟弟(´・ω・`)


非审哭泣orz


最近几年对于新番的挑剔程度简直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对于正义和战斗这一类主题的番已经是完全吃不下去了,特别是主人公初期弱小天真无知的设定,很难被感动了。

哥哥丸终于完成了所有特化,换上了最后一件衣服。

然而……

弟弟丸还是没有来_(´ཀ`」 ∠)_

马上就要去日本了,不知道能不能继续连上国服。

舍不得我的本丸orz

突然发现

我的初锻刀竟然是厚!

难道……

我是个欧洲人?

这样一看,我的初期队伍就是清光、厚、小狐、鹤、小夜和秋田。

现在本丸已经有两队人数满级了

初期开荒审流下了热泪orz

最近追着几位小演员看了网舞第二季,剧情和节奏其实很简单,比赛唱歌跳舞再比赛,利用灯光投影音效来尽可能展现魔幻网球的魅力,通过小演员们竭尽全力下的浑身湿透来展现比赛的激烈。
魔幻网球原作放在现在真的是很烂,特别是进入全国以及以后,烂的看不下去。
网舞的成功某种意义上不是因为原作,而是一代代小演员们热血奋斗的青春感动着观众。

小排球真的是我非常喜欢的运动番,喜欢到它成为了我大学选择进排球队的最主要原因。

第三季完结以后,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有机会接触小排球的各种衍生产品。大一大二排球队的训练占据了绝大部分课余时间,而升上大三就直接开始为未来忙碌。

当我无意间搜到小排球的舞台剧的时候,其实没有那么兴奋,毕竟最初追番的热情已经消退很多了。出于好奇,舞台剧该怎么呈现竞技比赛的节奏,点进去看了之后只剩下惊叹。

舞台剧重新点燃了我对小排球的兴趣,那时开始我才从头开始看漫画原版。而看了漫画才能感受到,它真的是非常优秀的作品。

每一次都能让我重新鼓起勇气面对未知的将来,每一次都仿佛是救赎。

当初沉迷bleach舞台系列的时候,还不知道2.5这个概念,对舞台剧本身也没有太大热情,单纯的沉浸在初代死舞成员的美好之中。
哦,对了,最早看死舞的时候,还不是在b站,而是全靠在度娘视频里搜索。

后来就到了宝冢,开始认识到舞台剧、音乐剧这个世界。

无意间搜到了小排球舞台,被这种2次元与3次元的结合形式震撼到,即使在面容上与原作有差别,但是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甚至透过画质不好的屏幕都可以因为演员们的热情投入而全身颤抖。

然后到了刀舞和刀音,第一次被科普了什么叫做2.5次元舞台。

再到跟着小演员们,接触到宝藏库一般的网舞。

时间过的好快,当初的小演员们中一部分成为了霓虹2.5次元舞台的中流砥柱,一部分转行去了...

看到miya这个明年开年的bow主演,我真的觉得一点都不开心……
miya番位稳人气高,这次公演对miya的进路来说没有什么帮助,几乎就是在利用她消费观众的爱情和热情。
说的过分一点,miya不可能在月组上top了,那么这次的bow是不是就代表了,要在她退团之前先使劲消费一把。

她值得更大更好的舞台,而不是一个小小bow。

つはものどもがゆめのあと

又发现了几个小萌点

在本丸时,今剑和爷爷的对话,对于今剑回答“不要再次见到义经公的好,因为再次相遇就代表着历史可能被改变”,爷爷很明显的收起了平日里的笑容。

这里联系后面以及刀音1的情节,爷爷无数次来到这段历史,无数次的和友人相见,无数次的重复着。他何尝不想停下来,不要让他见到泰衡,不要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手推着友人走向挚友相杀的不归路。

第二个点是,爷爷在本丸就发现了源氏兄弟在监视自己,但他只是躲开了,用自己的年纪大和自由散漫来作为遮挡的幌子,不做任何多余的解释。

之后髭切代辩的时候也说明了爷爷从不去解释别人对自己的怀疑,他一直一个人扛着所有的痛苦和寂寞。(这一点和刀舞的爷爷...

1 / 13

© 京治fukurou | Powered by LOFTER